重庆如何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智库回答]

编者按

重庆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区。自2016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访问重庆,对重庆的绿色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更高的期望。如何理解“保护三峡库区和长江母亲河关系到重庆的长远发展和国家的整体发展”,如何“在长江上游构筑重要的生态屏障”,如何“在促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光明智库邀请专家讨论这个问题。

本期嘉宾

王胜,重庆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黄梁成,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智库理论部主任

邓洪兵,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生态文明研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温传豪,重庆区域经济协会会长,云南大学教授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重庆如何发挥示范作用

年轻志愿者在重庆沙坪坝区大学城推广环保自行车。孙方凯/视觉中国拍摄的照片

夯实绿色发展背景,使其成为经济和高质量的

光明智库: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期间强调,重庆应“努力在新时期推动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动‘一带一路’共建中发挥主导作用,在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三大功能”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重庆如何发挥示范作用

郭洪松在王胜画画

王胜:“三个角色”各有侧重,同时又紧密相连,相互呼应。新时期西部大开发战略与以往的区别在于,把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放在首位,突出大保护、大开放、高质量发展的主旨。这意味着,为了在新时期对西部大开发起到支撑作用,我们必须做好绿色发展的这篇文章。要在推动“一带一路”共建中发挥主导作用,我们还必须树立绿色发展的榜样。要发挥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示范作用,必须牢牢把握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共建新时期的历史机遇,把握生态底线,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巩固绿色发展背景,打造高质量经济。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重庆如何发挥示范作用

黄梁成,郭洪松画的

黄梁成:“三个角色”是基于系统思维的新时期重庆发展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重庆发展的战略定位和愿景。重庆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交汇点。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长江经济带的融合发展,有利于形成内陆开放门户绿色发展和内陆开放高地建设的示范效应。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重庆如何发挥示范作用

文传豪与郭洪松绘画

文传豪:长江经济带上游人口1.91亿,占整个经济带的三分之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到长江三角洲的50%。要解决这一矛盾,我们需要依靠绿色发展,把绿色发展纳入“三个角色”的全过程。对重庆来说,是在促进自身绿色发展的前提下,推动新发展观在长江经济带的全面落实,共同走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之路,共同打造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基础。

更加注重从全球角度规划一个领域,并使用一个领域为全球

光明智库:长江经济带覆盖11个省市。为什么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强调重庆要在促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重庆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要求是什么?

王胜:从流域生态系统的角度来看,重庆位于长江上游和下游的“咽喉”。区域生态环境脆弱,生态安全责任重大。从国家战略部署来看,重庆作为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应率先正确把握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探索协调推进生态优先与绿色发展的新途径。从实际发展情况来看,重庆必须加快转型步伐,实现高质量发展。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重庆如何发挥示范作用

邓洪兵和郭洪松绘画

邓洪兵:重庆在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方面有四大优势:第一,交通优势。重庆拥有长江黄金水道,中欧银行(重庆)支持的明渠和新的海陆通道全面形成。第二是资源优势。重庆淡水资源丰富,储量大,矿产资源种类多,农业生物资源丰富。第三,产业优势。重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和全国最大的汽车产业集群。第四,人力资源的优势。重庆拥有72所大学、13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和10个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培养了大批高科技人才。

黄梁成:那些想远流的人必须加深他们的喷泉。重庆位于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腹地。保护长江母亲河对国家的全面发展和重庆的长远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看,上游的污染程度决定了下游处理的难度。这条河的上游风景如画,以确保清澈的河水向东流。推动重庆率先发展长江经济带,将极大释放经济增长潜力,为建设经济发展升级版提供动力载体和区域支持。

文传豪:重庆的高质量发展需要科学合理的生产、生活和生态布局空来描绘一幅绿色发展的美丽图景。

在生产方面,应以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的快速增长、污染指数的快速降低和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快速推进为目标取向,推动经济体制向现代生态经济体制转变。在高生活质量方面,从城乡两个维度,构建全球现代生态园林城市体系。在生态产品的高质量方面,实现空气体质量、清洁水源和有保证的土壤指标,使实现“大生态、全产业、高出口”成为可能,成为生态产品出口的开放高地。

探索绿色发展的重大成就,任重道远

光明智库:重庆目前在绿色发展方面取得了哪些成就,急需弥补哪些短板?请给出建议。

王胜:在有效性、污染预防和生态恢复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2018年,主城区空天然气优质天数将达到316天,长江、嘉陵江、乌江重庆段水质总体优良。

此外,该行业绿色转型不断深化,能源消耗、水消耗和污染排放10,000元国内生产总值在西部处于较低水平。绿色生态产业发展迅速。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餐厨垃圾资源化无害化处理、垃圾处理技术和设备等节能环保产业是我国的主导产业。生态领域改革创新步伐加快,启动生态红线控制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试点改革等86项重大改革措施。

黄梁成:重庆的绿色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城市有许多传统的资源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战略性、高附加值和科技密集型产业的格局仍未根本改变。加快新旧动能转化,推进战略优化调整,将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动能。我们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坚决防止工业污水流入长江,坚决防止新污染源的形成。做好和加强生态保护和恢复工作;我们应以新的发展观为指导,努力推进创新驱动战略。着力支持新能源、新材料等潜力大、科技含量高、驱动力强的高端制造业,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绿色低碳生态产业。

文传豪:当前重庆绿色发展进程中,以下问题依然突出:粗放式发展、绿色发展水平不足、“三高两低”、产能过剩等严重问题;产业创新能力不足,绿色发展体系瓶颈明显,在吸引产业人才、支持创新人才等诸多领域都存在短板。生产、生活、生态空之间的不良协调和巨大的区域差异导致了突出的环境污染和其他问题,导致环境治理成本大幅增加。因此,建议构建一套与山、水、林、田、湖、草系统管理相匹配的复合生态系统管理体系,以重大制度改革和创新引领和促进重庆绿色发展。

邓洪兵:重庆作为西部地区重要的装备制造基地,资源环境压力很大,加强生态建设的任务仍然很重。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向绿色产业转移,支持一批高科技企业成为经济支柱。转变居民消费方式,倡导绿色消费和低碳出行。加强绿色发展示范,强化循环经济、生态产业、节能环保产业,增强科技创新对绿色发展的贡献。

首先尝试探索金山和银山的“重庆路线”,穿过绿水和青山

光明智库: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迫切呼唤节能环保产业结构、增长方式和消费方式。重庆应该在这些领域采取什么新行动?

文传豪:要推动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产业结构转型是关键,必须实施“产业生态和生态产业化”。两者相辅相成,全面深入地推动重庆的全球绿色发展,为国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重庆智慧”。因地制宜,背诵《山经》,建设立体山地生态产业空;充分利用形势做好“水货”工作,建设多元化水生生态产业空;分层分类绘制“森林画卷”,构建多层次森林生态空;培育品牌,打造“草乐”,打造休闲草原生态产业空;统筹打“河岸边牌”,建设高品质城市生态空。

邓洪兵:重庆在绿色增长模式方面应该做六件事。一是重庆要突出绿色市场的主体作用,围绕四大行动计划和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评价,深入开展技术改造项目的咨询、管理、新技术推广和市场服务。第二是强调绿色服务的推动作用。基于重点用能单位在线监测系统,整合互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推动重庆绿色服务业发展。三是突出绿色技术的支撑作用,做好“国家重大工业专项节能监察”和“市级重点工业节能监察”的技术支撑工作。四是突出绿色基础研究的作用,启动工业绿色发展规划“十四五”研究。五是突出绿色资源整合,着力服务城市绿色制造体系,整合各方绿色资源,构建绿色产业联盟,促进产学研一体化发展,为城市绿色产业搭建桥梁和纽带。六是突出绿色宣传和推广的作用,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团结全社会共同推进绿色发展。

黄梁成:能否正确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内在关系,应该是检验重庆发展成效的试金石。应以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大力推进产能过剩产业的淘汰和转型,以经济活动的“绿化”和“生态化”为绿色发展的主要内容和途径。通过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技术创新被迫释放其潜力,并为调整增长势头作出了巨大努力。

王胜:保持战略重点,坚持深化供应方的结构改革,培育更强大的数字经济。进一步实施以大数据智能为主导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大力培育和拓展“核心屏设备核网络”智能产业集群。积极推进汽车、电子信息等优势产业的智能升级和绿色转型。

“一岛两河四岸四山”支撑着

光明智库:在重庆抗击污染的斗争中,哪些“硬骨头”是难以打击的?“建设一个山清水秀的美丽地方”还需要做什么?

邓洪兵:长江经济带是一个整体。尤其是长江上游的云、桂、川、渝四省市,共同承担着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任务。四省市要做好“五协同”:规划协同,整合各省市现有规划;政策协调,四省市在政策、制度建设上应协调统一;四省市应统一地方标准,协调制定,共同实施。这四个省市应该尽最大努力协调他们在环境保护方面的行动。监管要协调,四省市要共同控制,共同治理,在长江上游筑起生态屏障。

王胜:要赢得污染防治之战,必须啃下几块“硬骨头”:一是农业面源污染问题,二是农村居民点环境改善问题,三是空气污染防治问题。

为此,要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对生态建设的驱动力,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通信技术,不断提高自然资源和环境的生态监测和监管水平。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与生态建设的衔接,大力发展绿色金融;充分发挥开放合作在生态建设中的主导作用,加强与世界先进地区和知名企业的国际交流和务实合作,引进先进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充分发挥文化营养对生态建设的支撑作用,倡导节俭消费理念,培育绿色生活方式。

文传豪:三峡库区水环境保护是反污染斗争的核心问题。“沿江化工”的风险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建议在水利水电库区建设世界级的生态文明建设模式,建设绿色生态空。加强生态共建,构建“一岛两河四岸四山”生态框架,构筑城市生态骨干。

黄梁成:重庆绿色发展最困难的“硬骨头”最终是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我们必须坚决摒弃只以国内生产总值英雄论为基础的狭隘的政绩和民生观。我们必须加快重大自然生态系统工程的全面恢复,作为履行生态文明建设职责、提高公共治理水平和保障民生福祉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扭转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不断为人民创造蓝天、碧水、绿地的宜居生活环境。

项目组:

全媒体记者张胜、尚文超、张国胜、

王思敏、蒋新军、秦卫青

(2019年11月29日,07版)

当前:

易百科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2019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年度人物”100名候选人揭晓

下一篇:理论滋养第一心,实践引领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