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上游的绿色回声

[重庆扮演“三个角色”研究线]

记者尚文超、陈海波、张国胜

在古代重庆,晚上9点钟有17扇大门被打开和关闭,打开的大门一扇接一扇地排列着。除了通往陆地的长途通道外,其他8个大门都与河堤相连。

这是一个靠水繁荣的城市。

从地图上看,长江从唐古拉山一路奔涌而出,在重庆划出一条上升的对角线,奔流近700公里。

流淌了数亿年的长江与山城重庆共存了3000多年,深深塑造了这座城市。

这条河布满了帆和船,沿河的码头挤满了人。从清代长江上游的商品集散地,到1891年开业后繁忙的商人,再到抗战时期重工业城市地位的确立,河水给这座建在山上的城市带来了非同寻常的发展机遇。

目前,发展长江经济带已成为国家战略,处理保护与发展关系的根本原则是“共同保护,不搞大规模发展”。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道路上,长江上游璀璨的明珠重庆,正以其使命、责任和机遇书写着这一代人对未来的答案。

“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重庆代表团

在人们通常的印象中,重庆是一个重工业城市。

以笔记本电脑和汽车为代表的支柱产业凸显了这座城市的定位。然而,重庆的生态状况也极其重要。

重庆被称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口,守护着三峡库区。重庆的生态环境是否良好,生态屏障是否牢固,关系到全国35%的淡水资源的保护和长江中下游3亿多人的饮水安全。

习近平总书记一贯重视重庆的生态环境。2016年1月,秘书长习近平访问重庆,提出“让重庆成为一个山清水秀的美丽地方”。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访问重庆,指出重庆应“在促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总书记的郑重指示指引了重庆绿色发展的方向和步伐。

“示范”这个词既是信任,也是激励。

重庆的绿色发展道路具有示范意义。重庆位于中国地理第二步和第三步之间的过渡地带。它的生态资源既丰富又脆弱。重庆是全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集“大城市、大村庄、大山区、大库区”为一体。像武汉、南京、上海等长江中下游城市一样,重庆面临着传统产业向高质量产业转型升级的任务和压力。同时,作为生态环境高度敏感的地区,地处长江上游的重庆,必须不断增强“上游意识”,承担“上游责任”,体现“上游水平”,全面落实新的发展观,把生态作为发展的“重中之重”,进一步加强长江的生态保护和恢复。

重庆市委党校孙於陵教授说:“就重庆生态地位的重要性及其实现的难度而言,重庆优质绿色发展和改造的经验比长江中下游其他城市更具复制和推广意义。”。

重庆也有自己的实力承接“示范”一词。

重庆有长江的黄金水道。东南西北四条明渠,由中欧列车(重庆)、新海陆通道、“渝满俄”列车和“渝永板”列车支撑,全面形成,水陆相依,交通便捷。重庆还拥有丰富的淡水资源、丰富的储量和多种矿产资源、众多的旅游资源和丰富的农业生物资源,是重庆绿色发展的锦上添花。同时,重庆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和全国最大的汽车产业集群,产业基础雄厚。

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重庆开始推进“从重到轻”的工业发展,“从轻到重”的污染防治,“从点到面”的生态建设。在产业布局上,重庆更加注重大数据智能、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医药、文化、休闲、旅游等产业,并将产业结构推向中高水平。可见,重庆立足自身定位和优势,正在探索转型升级的优质发展道路。

重庆“共同强调大保护,不搞大发展”,扮演

处理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是时代的命题。

杨光岛位于重庆铜锣山和明月山之间,是长江上游最大的岛屿。整个岛屿被河水包围,白鹭栖息其中。它是重庆独特的自然生态资源。该岛的位置发生了几次变化。

早在2006年,杨光岛就被列为重点发展目标,重庆计划对其实施“统筹规划、整体招商、整体发展”。

随着生态文明的理念深入人心,杨光岛的规划已经多次修改草案。如今,杨光岛的新定位是“长江风景之眼和重庆生态岛”。重庆放弃大规模开发的发展理念,将致力于杨光岛的生态修复,创造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长江画卷。

发布并实施了《2019年杨光岛地区计划实施计划》。重庆市市长担任杨光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副市长担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重庆决心保护长江中心的绿色。

一个岛屿的存在与这个国家的总趋势息息相关。

事件的总趋势是跟随事件的趋势。重庆把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以全新的理念应对挑战,开展生态保护工作到底。

在深沟和悬崖下,蓝色的王池被蓝天白云遮蔽,让人感觉像在天堂。周围的居民不敢相信三年前这是一个废弃的采石场。

2018年,重庆启动了国家景观、森林、田野、湖泊和草地生态保护和恢复试点项目。他们探索了矿山生态恢复的创新模式,并介绍了历史遗留废弃矿山复垦指标的交易方法。生态恢复后,废弃矿山可以作为土地券交易,吸引社会资本投资矿山生态恢复。

此外,重庆还拓展了生态用地券的功能。自然保护区等重要生态功能区的建设用地复垦和林地复垦后,林木达到标准后,可形成“林票”进行二次交易。地票和林票有机结合,促进生态修复成果的增值。

为了应对污染源,重庆发起了全面进攻,并经常提出“新策略”。

到2015年,重庆将建成800多个乡镇污水处理厂。然而,由于建设管理主体众多,工艺选择不合理,许多处理厂难以运行,或者即使在运行,处理后的水质也达不到标准。有些人嘲笑这些污水处理厂“白天晒太阳,晚上照月亮”。

“我来自江苏,从下游到上游。我的家人还在江苏。如果上游被污染了,我的家人会怎么做?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我们都需要做好绿色发展工作。”钱钟鸣已经在重庆处理污水很长时间了,他向记者坦承。

为了彻底解决农村污水排放问题,重庆建立了环保投融资平台——重庆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乡镇污水处理厂的投资、建设和运营。钱钟鸣从重庆市生态环境局调到重庆环投担任董事长。对技术落后、长期停产的乡镇污水处理厂进行了功能恢复和技术改造,并在处理设施不足的地方新建了处理厂。

有一次,钱钟鸣去重庆市合川区钱塘镇,看见一位老太太在河边洗衣服。他问,水干净吗?这位老太太说水过去是用自来水冲洗的。现在水是干净的。首先在河里洗,然后回家用自来水洗。那一刻,钱钟鸣觉得他的工作特别有意义。

绿色发展、转型升级,我们看到一个重工业城市正在努力扭转局面。

为了推广无人驾驶汽车的自驾测试,百度、一汽、东风等自驾企业引起了极大的兴趣。以无人驾驶技术为代表的未来技术正在使汽车工业更加绿色和智能化,也使重庆的工业背景更加绿色。

重庆的名字也出现在刚刚结束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上,并成为中国首批数字经济创新和发展的试验区之一。

“共同保护,不搞大规模开发,并不意味着不搞发展,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探索共同促进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的新途径。”重庆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胜表示,重庆正走在这条新路上。

2018年,长江重庆段水质总体良好。此外,重庆市已实现出水水质优于进水水质。

正如钱钟鸣所说,“如果我们留下青山绿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像许多人一样,他对重庆的未来充满信心。

“从全球规划一个领域,用一个领域服务全球”重庆实践

只有当你站得高,你才能看得远,只有当你有一个宽广的视野,你才能有一个宽广的模式。重庆地处长江上游,要求自己具备“上游意识”和“上游责任”,以更高、更具前瞻性的眼光“从大局出发规划一个领域,用一个领域服务大局”。

在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中,重庆人努力走在前面,走在前面,做一个好的“先行者”和“先锋”。坚持上、中、下游合作,促进沿线地区协调发展,推动形成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整体合力。这种“上游责任”是一种创新和开放,是一种共建共享。

在巨大的屏幕上,一个信息框自动弹出,显示某处有燃烧的烟雾。系统会自动将这些信息反馈给附近的电网工人,他们会立即赶到现场处理,以防止烟尘污染的扩大。这是重庆市北碚区大气污染防治网格监测预警系统。通过人工智能的污染源智能识别系统,可以准确地捕捉污染源并立即进行处理。该预警系统是北碚区学习的结果。进一步创新,计划将重点废气排放企业在线监控与电网监控系统深度融合。

“你的网站是我见过的处理效果和运营维护管理最好的网站。”这是上海市水务局有关负责人对重庆市某环保企业的表彰,也是对长江下游向上游的肯定。上游重庆环保技术登陆长江下游上海。

2017年,重庆当地企业达到环保的程度,顺流而下。他们与上海崇明区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充分发挥节能环保领域的技术优势,参与当地农村分散污水处理和自然生态水景建设。他们在上海崇明建设的污水处理示范站,出水水质稳定,达到甲级。当地农民对此表示赞赏。该项目被中国水网评为“2019年农村污水处理优秀案例”,成为长江经济带农业污水处理的典范。

重庆作为“上游”,将绿色技术的追求推向极致,并将其推向长江上游和下游。

林容晖的工作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把危险变成安全,把浪费变成使用。“重庆有许多化学企业,化学工业是危险废物的主要生产地。如果不妥善处理和倾倒危险废物,将对水体、大气、人类生命和健康等造成严重危害。”

他的新中天环保有限公司也是国家环保危险废物处置工程技术(重庆)中心。民营企业可以获得国家工程技术中心的品牌,其背后是对技术研发的不懈追求。他们的危险废渣回转窑焚烧技术不仅解决了重庆地区40多种危险废物的集中处置,如有机溶剂、油漆废渣等,还在四川、江西、江苏、浙江等沿江经济带省份得到应用,共同实现绿色发展。

重庆环保企业在烟气脱硫脱硝、垃圾焚烧发电、城市污水处理、危险废物处理、汽车尾气净化、环境监测仪器制造等领域的多项技术。已被列入国家重点环保实用技术名单,在中国处于领先水平。这些绿色技术代表了重庆的“上游”追求。它们服务于整个长江经济带,甚至中国。

重庆的经验正在成为国家标准,引领行业走向标准化和绿色化。例如,远大环保在燃煤烟气治理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在此基础上,主持并参与制定了25项治理燃煤烟气污染的国家和行业标准。国家环保危险废物处置工程技术(重庆)中心正在参与生态环境部牵头的国家标准《固体废物玻璃化产品技术要求》,该标准将使危险废物处置实现资源再利用,提升危险废物处置场地的管理标准。

坚持“上游”精神的重庆正走出上游,拥抱上游和下游的人们,共同保护长江。

2018年12月,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和5个副省级城市环保产业协会签署了《重庆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产业协调发展机制框架协议》,建立对话、协商、统一行动机制,将自身发展纳入协调发展大局,共同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

2019年1月,重庆与湖南省正式签署了酉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补偿协议。根据“谁污染、谁补偿、谁保护、谁受益”的原则,如果单一水质达到或优于国家评价指标,下游湖南省将向重庆市分配补偿;如果水质低于国家评估目标,上游城市重庆将对湖南省进行补偿。

……

长江上游的重庆正在成为连接长江上游和下游绿色发展和生态合作的桥梁。“重庆是长江上游的最后一个跨越点,这对促进长江上游和长江下游的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如果你们住在一起,如果你们失去了一个孩子,你们将永远活着。”王胜说。

(本报告学术指导: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

(更多报告见第7版)

(2019年11月29日,01版)

当前:

易百科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全国妇联发布第三批“依法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

下一篇:《子同治鉴》读后